Forest。

我有一万金。

枝枝。

【给 @逾鸟

一.

你在床上躺好了吗?喝掉你的睡前牛奶了吗?好的。那么现在把你的粉色米奇被子给盖好,不要着凉了,我要开始讲故事啦。

故事的开头,我们的主人公Charles Xavier——一个温柔的苏格兰绅士,住在美丽的格拉斯哥——最近买上了飞往柏林的机票。Charles是个热爱旅行的人,有时候和他的妹妹Raven一起,但大多数时间里,他还是一个人背着包带着钱,就去往各个地方享受他“一个人的自由”。

“人是群居动物,Charles。”Raven这么说着,斜靠在书桌上,拿起Charles的旅行日记翻看。

“的确,Raven。”Charles抬起头,将日记本从妹妹手中拿回来,把浅绿亚麻外壳中的加拿大糖枫叶给摆正,顺便捋了捋微蜷的边角。“但是有时候我们也需要一点时间和空间来放松放松自己,不用一直腻在一起,不是吗?人都该如此。”Charles看了一眼Raven的黛蓝色眼睛,低头拉上了背包的链子。

“你总是有一大堆理由。”Raven瘪了瘪嘴,“但是植物园有什么好玩的呢?那里都是花花绿绿的,还有明明就是同一种植物却偏偏叫两个不同的名字。就像上次我们去东京,看的那个叫吉什么野什么的花,粉白色的,记得吗?就是三月末在富士山的那次。”

“是‘染井吉野樱’和‘吉野樱花’。美丽独特的蔷薇科樱属植物。”Charles纠正她。

“对!就是那个。”Raven拍了一下手,“那时候山上都是这种花,单调地要死,除了山峰的雪还有那么点好玩——植物园就和那个一样无趣。”

“你得用心去体会那些,Raven。”Charles叹了口气,无奈于Raven的小孩子心态。“还有在我看来,你不开心我去植物园的原因还是因为我没陪你去学校的露营吧?但是呢,那是你们年轻人的活动,你们在一起更放的开,我去不合适。”说完他拍了拍Raven的头。

“是啊,蒙罗山,露营,年轻人。有趣极了。”Raven干巴巴地说。

我不开心的不是你没法陪我,而是我明明想和你一起去的。Raven在心里这么想着,没有说出来。

“好了Raven。”Charles试图转移话题,“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到时候我给你带回来。”

“给我挖一株大地翅膀吧。”Raven一本正经地说,“如果植物园里有的话。”

“噢,当然了。”Charles也应和着他妹妹的玩笑,“不过你得先来柏林警察局接我,记得到时候给我带点马卡龙。”

而Raven终于被他的话逗笑,金色的长发轻微晃动出一个旋儿的的弧度。末了,她摇摇头,抱了一下Charles,“注意安全,Charles。”

Charles摸摸她的头发,扬了扬手中的机票。

“当然了。”他在她的额头施以一个星星坠落般的吻。

二.

Erik Lensherr是洛蒙德湖畔的一颗苍耳子——这听上去很怪,但就是这样的。

他的名字是从夜晚在湖畔亲热的小情侣口中听见的,据说是个小混混似的人物——哦,天哪,这些可不该出现在一章儿童故事里。但Erik本身也是苍耳中的怪胎——他们苍耳一族六个月就步入成年期了,每当树上的叶子落下来时,无数的同伴就成群结队的附在动物或人身上,去更广阔美丽的地方繁衍自己的后代。但Erik已经成年五个月了,还固执死了留在苍耳植株上。

苍耳株Edie Eisenhardt也曾苦口婆心地劝导Erik,但他都语气平淡地敷衍过去。“看看我的同胞,若是依附到一只松鼠或是狸猫身上都还好,如果粘到了人类身上,那么他们的下场只能是在人类厌恶的眼神里被扔进尘土。”

Erik总是这么想着,把无数个想触碰他的孩子的手扎得鲜血淋漓。但事物总会改变,而Erik的改变来自于主人公Charles。

那是个极其美妙的日子,Erik清楚地记得。他在洛蒙德湖清晨的风里无聊地数着草叶上的露珠,Charles就在此时出现,走到湖边,就着清澈的湖水整理了一下象牙白的衬衫。

看呐,快看呐,这个对着湖水照镜子的男人真好看,他的眼睛真蓝,比格拉斯哥上空的天蓝多了。他太好看了,真好看,是我见过最好看的。Erik在心里语无伦次地说着,他想自己一定被这个人迷住了。于是在Charles转身经过他的时候,他松开抓住枝株的手,粘在了Charles的背包上。

之后他不知道被带到了什么地方,见鬼的那里真黑,还好背包上淡淡的柠檬洗衣液的味道包裹住他,让他睡了个好觉。

三.

Charles拿好自己的包,浏览了一下手机上的信息。和那些找酒店住宿的人不一样,他准备直接打车去达勒姆植物园。他在飞机上几个小时的烦躁和疲劳在到达后一扫而空——这得感谢他永远用不完的活力和骨子里等不及的小性子。

他昨年去西藏的时候也是如此。在经历无数个小时后休息了一会就开始攀登珠峰,为了看见只能在特定时刻里出现的景致,那让他体力透支而被同行的人抬下山去——挺丢脸的,但他醒来第一句话就是“那可真美!”

看来故事的作者将Charles描绘成了一个血液里住着海风的人,他读上去就像四五月迁徙的雨燕。

Charles买好了植物园的票,而Erik则在他的背包上安静地待着。柏林的四月中旬多风,Erik思考了一下,就着风势,略微松了一下手,他就慢慢的移动着,保持着极度的安静,爬到了Charles的后衣领上,那花了他够久的时间。

没被发现,一切安全。Erik松了口气。

而就在这时,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个小女孩拉住了Charles的衣摆。Charles有点惊讶,他蹲下身子揉揉她的头,“有什么事吗?我的小草莓。”

小女孩笑着,指了指他的后面,“哥哥,衣领上有脏东西。”

我才不是脏东西!!Erik吼着,没人听得见。这里可没有天才学习了苍耳的语言。

同时地,Charles愣了一下,把手伸到衣领后,摸到一个尖锐的东西,然后他把Erik扯了下来。

完了。Erik想。

但Charles没把他扔掉,而是握在手心。蓝眼睛的人看了女孩一眼,小女孩也看着他。“看,小天使,这可不是个脏东西。”他把苍耳子举到小孩子眼前,而五六岁大的孩子则后退了一点。

“别怕。来,伸手。”Charles说着,轻轻拿起小姑娘小小的手。他的语调很温柔,小姑娘没有挣扎,她放心地把小苍耳拿在手中。

“不痛诶!痒痒的。”孩子低头看了手心的小东西,抬头说,语气充满惊奇和欢喜。

“当然了。”Charles笑着说,“我想这一定是一只翠鸟赠送给我的礼物。”

怦。Erik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动了一下。

而小女孩把手举起到Charles面前,“我把礼物还给你!”

“谢谢。”Charles笑着拿起苍耳。

“我要走啦,再见,好看的哥哥!”小女孩说着,向不远处的其他孩子跑去。

“再见,我的小公主。”Charles看了看手中的苍耳,不知怎的想起了Raven那句话——“人都是群居动物。”然后他把他放在了前方的衬衣领子上。

“我想你不会介意和我度过一个美好的植物园之旅的,小苍耳。”Charles莫名地对着他的植物伙伴说到,然后拦下一辆计程车。

“当然不会。”Erik在心里回答他。

四.

植物园里人很多,Charles没有跟着向导,而是选择了一条安静的路去走。

“看那边。”走了些许分钟后Charles突然开口。

Erik吓了一跳,他下意识以为Charles在和他讲话,于是他问:“怎么了?”说完后他就感到无比的懊恼——Charles听不见的。

但Charles边向那边走去边说着,“看见了吗?这些玫瑰花,多漂亮啊。”

衣领上的Erik分明可以感觉到Charles压低了头,就好像是真的在和他说话,然后他想起了Charles之前对他说的那些话,他叫自己“我的伙伴”,于是他的内心小小的开心了一下,回答说,“的确很漂亮。”

他知道Charles听不见,可他仍然想回答他的每一句话。

Charles像是在应和,“糖果雪山,一个特别的玫瑰花种。”他轻轻拿住花枝,埋头嗅了一下,“戴安娜是纯正的粉,坦尼克乳白色夹杂春天的浅绿,芬得拉是冰淇淋,玛利亚是越来越来越深沉的爱。这些都是美丽的精灵,但是糖果雪山更让我着迷。念她的名字时就像在吃糖,草莓味的。”

“草莓味是什么味的呢?”Erik思考着这个问题。

五.

Charles在看完那一片玫瑰花后,继续走着,晃悠到了一大片看起来很好吃的植物面前。Erik看见Charles发出惊叹的声音,像是见到宝藏一般。

“是子持莲华。”他说,“她们开花就会死掉,和竹子一样。很可惜,我想她们开花时会是很美的,那将是一种热烈绽放后死亡凋零的美。”

Charles一只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轻戳着叶片。

说完他的目光转向另一种,“虹之玉锦啊,很好生养的,看起来像红提一样,我家之前养过一盆,结果被家里的猫给吃掉了——她可是干了我一直想干的事呢。”

“我也有点想吃了。”Erik笑着说,他突然无比想变成一个人类。

六.

“天呐!”Charles发出一声惊叹。此刻的他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趴在地上——幸好这条路上没有人,否则别人会认为他是个疯子。

Erik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看见了小小白白的花。“真是的。”Erik小声嘀咕,不就是小白花吗?有什么好惊奇的呢?

但Charles没那么想,他已经开始赞叹大自然的美妙了。“Youtan Poluo,真的是一种上帝的恩惠了,在中国的传说里,她开花是神佛转世的象征。”

“神佛的转世吗?”Erik问,“那他们会变成什么呢?人还是动物呢,又或者变成一株Youtan Poluo?”Charles没回答他。

七.
Charles几乎将植物园内大半植物看了个透,他跟Erik说了好些话,尽管那些都是关于花花草草的,但Erik还是感到很开心,他已经好久没那么充实了——一个小小的苍耳出来见见大世面。

夜晚很快到来,Charles离开植物园后在附近找了一家民宿。那房子周围也都是植物,浸在花海里美极了。

房子的女主人Moira热情地接待了Charles,将他安排在靠近娑罗树的那间房子中,玻璃窗外就是茂密的林。“看上去像是居住在森林里,对吧?”

“是这样的,这可真神奇。”Erik说,他看见Charles将背包放下,坐在原木椅上,把一个笔记本和一只笔拿出来。

“柏林的柏林达勒姆植物园很美丽,”Erik看见Charles这么写着,字迹清秀如他本人,“我和我的苍耳伙伴一起游览这里——怎么说呢,一种很奇妙的感觉,那个可爱的小东西简直就是我沉默的聆听者,这正是我需要的。而我们所看见的,则是天的造物,以自然凌乱的独一无二的美存在着。”

“玫瑰花丛一如既往的美丽,但和我在摩洛哥看见的不同,这里的都是自然的美——当然了,玫瑰谷里的玫瑰也充满着自然美,是不染尘的少女。而植物园里的姑娘们,更有着一份烟火气,多了一点人间的味道。”

“园里还有着许多多肉植物,虹之玉锦让我想起了自己被吃掉的那盆,我记得当时那盆还是从Hank手里抢的呢,养了好长一段时间,放在书桌上,算是望梅止渴了。”

“然后我们居然看见了Youtan Poluo!看来这次的出行是正确的抉择。她的颜色和天色一般纯净,就像华夏古籍描写的神佛一样,高高在上却也不是不理世事,行走在人世的美。”

“在我所选择的道路的中途,种植了大片的孔雀茅膏菜,绵延着,像是一小块燃烧的平原。”

“曼陀罗是垂铃,忽地笑是勾走我魂魄的金色美人,蓝花楹是雾,凤凰木是酒。在路的尽头我看见了蝉翼荠——Raven则叫她大地翅膀,我更喜欢‘蝉翼荠’这个名字,像是不可触碰的洛丽塔。当然了,我没忘记了Raven的话,我找了一朵已经成熟脱落的,跟工作人员磨了半天嘴皮子,最后终于成功了。”

“而现在我在一家民宿里,窗外就是娑罗树。总之呢,这就是我短暂而美好的一天了。”Charles的笔尖顿了一下,然后继续写着。

“我的文字匮乏且无趣,但我尽力去描述今天的见闻,这让我有种认真的快乐。但文字和自己的亲身经历总是有隔阂,于是在此,我虔诚地写下这段文字。”

Charles在日记后郑重的画上一个句号,然后把纹理好看的大地翅膀夹在书页中。

他起身伸伸懒腰,看了一眼表,走进洗浴室快速洗漱,而后扑倒在床上。

他把Erik从衣领上拿下来,这个陪伴他一天,听他唠叨一天的小苍耳,此时在灯光下显的格外好看。Charles把头凑得更近。Erik原本昏昏欲睡,但在Charles的动作下瞬间清醒。他把姿态放柔,以免伤到Charles。然后他清楚看见,Charles的唇凑近,轻轻吻了他一下。

温暖的触感。他终于知道向日葵为什么要追着太阳了。

“晚安,陪伴我的朋友。”Charles说。

“晚安,Charles。”Erik说。

现在他知道草莓是什么味了。

八.

第二天Charles起得很早,为了赶八点的飞机。他还是有些累,但神智清醒。但Erik不同了,他一整晚都没睡,Charles身上的气息惹得他心直跳,若是他现在在一片土地里,他想他可以立即生根发芽。

真累。Erik打着哈欠,决定一会再好好睡一觉。

此时Charles已经收拾好,跟女房东道了别。

路上堵了起来,Charles不得不中途下车,幸好这里距离机场不太远。他的步子很快,让熟睡的Erik感到一丝不舒服。

“能慢一点吗,Charles?”Erik的声音有些微弱。他听见了机场的起飞前的通知,感觉到Charles的步子越来越快。

眼神迷离地,他一个脱力从Charles的衣领上掉下来。

“Charles!我在这里!”Erik大声喊着。但是Charles听不见,他已经走远了。

“再见。”Erik的声音越来越小。

九.

熟睡中的Charles突然感觉到了一阵喘不上气。他睁开眼,发现自己的伴侣正死死抱着他,嘴角抿紧。

他伸手将Erik揉醒,“怎么了?做噩梦了。”

迷糊中的Erik点了点头。

Charles看着他,眼神像是在笑他还会做噩梦,“梦到什么了,哥斯拉还是汉尼拔?”

Erik盯着他,略尴尬的开口,“梦见自己变成了苍耳。”

Charles笑出声来,“苍耳?”他说着,把Erik搂紧,“你变成苍耳我也会在你身边。所以,现在,好好睡觉吧。”

Erik点点头。

“我也是。”他说。

十.

故事讲完啦,怎么样呢?噢,你已经睡着了,那么现在我将灯关掉。放心吧,我嘱托了星星们去守护你啦。

祝你好梦。






想写出一个童话来,但字里行间都还是世俗的廉价的味道。的确了,我不是小孩子了,也不算个大人,这让我很苦恼。我的母亲没有给我读过睡前故事,但她还是爱我,我也如此。希望看完的你们都能想起给你们读故事的人——若是没有,请别担心,只是你还没遇见——或是母亲,或是伴侣,有什么区别呢,他们都是爱你的和你爱的人呢。

晚安。

评论(7)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