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st。

不会太久。

蝴蝶海。

绯红女巫个人向。乱写乱写乱写。

@逾鸟 的第三份礼物。

背景音乐:Vale Of Tears

“It's  just  a  vale  of  tears.”

Wanda从精神病院角落的小洞口逃出来后,浑身沾满了草屑、泥土和不知名的苔。她用手简单拍了拍,栗色眼睛注视着眼前的建筑物。房子是这类地方特有的白色,隐在山林里像极了一只伏身收翼的白色海鸟。她最后再看了一次,脱下负重似的长吁一口气,又吹了声轻快的口哨,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刚入春,风里还有树枝尖一小撮雪的味道,她只穿了一件旧单衣,也不嫌冷,细长的胳膊就自由地伸展开,动作是要把风揽进怀里禁锢起来。

山路不好走,脚底很疼。她弯下身子,看了看被磨红的脚踝。她撇撇嘴,利落地将不合脚的鞋蹬落,任它们陷入泥泞与枯叶子中,就那么加快脚步,像要甩掉什么肮脏的东西。

这些人不该把这地方修在一号公路附近的山上,这真失策。Wanda想。她越近海边,越能感受到咸湿的海风,越能看见海鸥落下的羽毛。这样只能让我们这些人更加向往外面了。

她走在一号公路上,宽阔的道路就等着她迈开步子,于是她也这么做了。仿佛不曾走过路般,她跌跌撞撞,混杂着兴奋,好几次身子几乎要坠落在硬实的地面,像个不经世事的孩子。但她仍然笑着,笑容既狰狞又美丽。

她突然停了下来,连呼吸都慢了,目光紧随着什么。不远处,飞舞着无数的蝴蝶,她凝视着,看见那橘色黑色交错的蝶翼薄得要命。无数的蝴蝶从她身旁飞过,她几乎可以嗅到这些小东西身上的松木香,带着湿朽的气息。

哦,春天里帝王蝶的大迁徙。她想。

侧面就是海了,太阳在缓缓升起,像一捧热烈燃烧的向日葵。海水躁动着,蝴蝶就不停歇地在海面蔓延下去,像是从卷起的乳白潮汐中生长出来。

橙色光晕落在她的脸上,抱住她,亲吻她。Wanda从未感觉到如此的温暖,像是迟来的春天一瞬间涌进她的怀里。她兴奋着,大叫着,风声割裂她的笑声,散成碎片。她跑起来,伸出手,抓住一些斑光。但那不够,她想要更多,于是她加快了步子。

然后她纵身跃入那片蝴蝶海。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