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st。

不会太久。

清嘉。

cp:EC   微贾尼   ABO世界观

孤儿院领养梗,片段式生活场景(不连续),内有彩蛋自寻。第一次写,小学生文笔请见谅。

背景音乐:Scottish Traditional: The Bonnie, Bonnie Banks of Loch Lomond

求求你别屏蔽我,我是良民。

我爱他们。

@逾鸟 给你的礼物,请查收。

“庆祝我们所拥有的一切。”

1.“他做出一个疯狂美好的决定。”

格拉斯哥的星期六难得迎来一个好天气,城市里是人,郊外是青草与天光。但Charles显然没有好心情去欣赏周围的一切,从早上八点开始,他已经和这附近诡异的导航路线折腾了至少两个小时。

“Jarvis这混蛋!”Charles在与复杂路线挣扎无果后愤怒地一拳砸上无辜的方向盘,顺便问候了一下迷路事件的罪魁祸首。

Jarvis,他在格拉斯哥一家IT公司的同事,是个金发蓝眼、温柔帅气又多金的英国绅士。他在进入这家公司的第一天就和这个工作能力超强的Alpha成了亲密无间的好友——Charles是个Omega——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但是在某个天空弥漫玫瑰色的日子,Jarvis和往常一样八点钟坐上了办公室的椅子,然后开始工作。这看起来挺正常,但只有在场的人才知道,这个温和气质的青年脸上的笑容一天都没有间断,甚至连走路都踩着Canon的和弦调子。

Charles在众人的怂恿下凑到了Jarvis的身边,当然其中也不乏他自身的好奇因素——占了一大半。他坐在Jarvis的旁边,看着他在写工作报告时像是突然想起什么,笔尖一顿,轻轻笑出了声。

这让Charles的好奇心瞬间到达了峰值,他咳了咳,在眼前人疑惑的眼神里开口:“Jar,你今天怎么这么开心?”Jarvis闻言眼里笑意更甚,他将修长的食指竖起在唇边,轻“嘘”了一声,然后小声说:“捡宝了。”

“什么宝让你这么的,呃,春风得意?天外来客的锤子、文艺兵的红蓝色饰物还是黑发紧身衣跳雨伞舞的女郎?”

Jarvis摇了摇头:“很显然我并不知道你说的那些是什么。但是,”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宝就是宝,是我的。”他指了指自己。

Charles:……

下班后Charles以他孤独弱小无助还没人煮晚饭的理由死皮赖脸的上了Jarvis的车,在车上还忍不住缠着Jarvis询问。英国绅士没生气,也没告诉他,这将Charles的好奇心实足钓得很高。

他最后在Jar的屋里见到了那个宝,不是什么锤子不是什么饰物更不是什么女郎——是个棕发大眼睛的男孩子。Charles看着那个认真看一本《百年孤独》的小精灵,神色复杂地拉了拉一脸温柔注视小男孩儿的Jarvis:“你生的?”

Jarvis无奈地摊开了手:“从某种逻辑关系上来说,我21,Tony11,我还没有厉害到10岁就可以生孩子了。”

Charles指了指被唤做“Tony”的孩子,说:“那么他?”

“领养的。”Jarvis说。

Charles很吃惊,他并没有想到Jarvis会这么早的把自己和一个孩子绑定在一起。尽管面前这个笑意淡然的人也会在生意场上用无懈可击的说辞和坚定的立场态度回应一些客户的刁难或是云淡风轻的用精准狠辣的手段打击竞争对手,但他没想到Jarvis会不理智到这种程度——至少在他看来,这是极不理智的。

Jarvis也略微知道自己的好兄弟在想些什么,但他选择性地忽略了。他拿起桌上的一罐饮料,开盖后喝了一口,对上Charles的眼神,然后说:“千万别用这样目光看着我,Charles,你这样让我感觉我自己是个拐卖儿童的十恶不赦的混蛋。你知道我这么做是已经经过考虑的,不是么?”

Charles耸了耸肩,他的双手想表达什么,但肢体语言已经带上一些混乱:“你真的想好了?你才21,还有大把大把的时光可以拼,现在却要和一个奶味儿还没消的孩子住在一起?天哪Jarvis,你已经把你的人生提前了至少十年。”

Jarvis摆了摆手以安慰这个语无伦次的人,语言里是满不在乎:“人总是要尝试些新的什么,这样才会发现一些美好的事物,Charles。”他说着回头看了看那个孩子。小猫咪似的孩子迎上他的目光,笑了一下,然后继续低头看书,纤细的手指随着书行移动,神情极为认真。一切美好极了。

不得不承认,Charles有些心动。他是个Omega,会被过于丰富的情感和发情期的热潮影响,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要依附强大的Alpha。他这么骄傲的人干不出来这种事。他到现在也还是一个人居住,有自己的房子和车,一份稳定的工作和三两个密友。这足够了。但是年岁在变,他不能老是这样。他或许真的该像Jarvis那样,找个伴侣——不,不,是孩子。

再考虑吧。Charles把Jarvis写给他的地址字条揣进口袋。

然后他现在就这里和该死的导航一起度过了一个上午。天晓得如果他头脑清醒的话他一定不会来这里,说不定他现在会在家里完成他这个月的工作报告或在露天咖啡馆里和Jarvis喝拿铁——别,还是不要Jarvis。

他最终选了一条路,也不管这条路会把他引向乌托邦还是一个更错误的地方。但是管他呢,他总该闯一闯。

2.乡间路、天使和琼花

他在这条路上行驶了一个小时,最后终于看见不远处的白色低矮建筑物。把车停好后,Charles深吸了一口气,肺里满是潮湿的空气,那让他清醒。孤儿院里看起来还不错,他在走进去的时候看见无数个和Tony一般大的孩子,他们玩耍着,打闹着,一看见他就围了过来。

这里地方远,这些孩子很少见到外人。他们很小就被送到这里来,对美好生活和亲人关爱的双重渴望让他们在见到人的时候就极力展示自己的乖巧,以便让自己获得一个家。Charles微笑着应对孩子们递过来的礼物,他也很喜欢孩子,但这并不意味着他能很好地面对这么多的孩子,他不知道Jarvis在这里的时候是否也能应对自如。

孩子们拥着他,叫他帅气的哥哥,给他他们的破旧的飞机玩具。但他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这些过分热情的孩子身上,他的目光一直看着角落那个背着手站着无动于衷的孩子。

他穿着淡蓝色的外套,衣服已经被洗的有些发白了,头发剪的稍短,只有一小撮偏长的熨帖地别在耳朵后。他的表情很淡,漠不关心的,目光却一直在往这边瞥,又不走过来。

一个被遗忘的天使。Charles想。

他不由自主朝那个小男孩走过去,然后俯下身来,揉了揉他的头发,很软。小男孩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Charles有些想笑,他又捏了捏小天使的脸,指尖是绵软的触感。他突然滋生出逗弄他的坏想法,而且他也这么做了。他将自己的头凑近,说:“如果我把你带回家,你要给我什么作为报答呢?”说完他唇带笑意,很期待地等着孩子的反应。

局促的小人儿毫无动作,只是一双灰蓝色的瞳子有看不出的情愫。Charles以为他不会说话,然后没想到的是,眼前的人踮起脚,将温暖的唇覆在他的额头,蜻蜓点水一擦,在Charles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又退后一步。

“还有这个。”他说的很轻,随即张开了手,那是一朵刚摘下的琼花,还带着枝上的水木香,因为手的紧攥而略显折皱。Charles看着他,他想这个人一定也在等他的回应。

于是他捧起男孩发烫的脸,回赠他一个吻。然后他说:“走吧,跟我回家。”

3.他现在也捡到宝了。

周一上班的时候,大家惊奇地发现Charles也有些怪异。他一天都笑容满面,走路踩节拍——和Jarvis如出一辙。

大家怀疑他们俩是不是遇到什么好事,连隔壁部门的Steve都凑过来。“怎么了?”他问。Charles笑着说:“捡到宝了。”

神神秘秘的。Steve也决定下班的时候去他家看看。

4.Erik的变化。

自此领养了Erik后,Charles就把自己的心从工作上分了一半给Erik。他也很想全心全意对Erik好,不过他也得工作来养家,养这个他的小累赘。

但Erik也会帮他分担一些家务,还在下班的时候等在公司门口接他。他也对Erik说过他是个成年人,不用这样子,不过都被Erik一口回绝了。于是每天下班的时候,Charles都会笑着搂住Erik,对众人说:“这是我儿子。”

早些时候Erik会在回家的时候把他推至背贴墙壁,然后用手笔画他才到他肩膀的身高。

“我不是你儿子,我是你弟弟。”他说,“我会长高的。”

后来Charles也向周围的人说Erik是他弟弟。

而现在的情况变了,他还是被Erik按在墙壁上,他的头靠在这个高出他一个头的人的胸膛上,然后他说:“我不是你弟弟,我是你老公。我已经比你高了。”

Charles听得浑身一抖:“Erik,老实告诉我,谁教的?”

“Jarvis叔叔家的Tony。”Erik很无辜的出卖了自己的伙伴以减少Charles的怒气。

Charles很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让一旁的Erik忘掉刚才的事情赶快洗漱睡觉,而他则在客厅待了一晚,最后还是决定让Jarvis管一下他家的Tony。

有什么在变。

5.你会开心吗?

时间过得很快。Erik顺利升入大学,他现在已经有了健壮的四肢和聪明的头脑,他也即将分化。六年前的小孩子已经不在了,唯一不变的是他仍然喜欢缠着Charles。这也永远不会变。

今天天气很好——近来的天气也很好,不过Charles觉得今天很特别,因为Erik难得的在周末时光里起这么早。他在将牛奶煎蛋摆上桌子的时候,Erik就起来了,穿着白色短袖,洗漱好了后坐在桌前开始吃早餐。

但是也有不对劲的。Charles看着专心吃早餐的人,这么想着。平时Erik总会给他讲这一周内他在学校里发生的趣事,但今天特别的沉默。看来他得说点什么来吸引一下Erik的注意力。

“Erik,”Charles说,他看见Erik点了点头,把目光放在他身上。“你知道吗?Tony分化了。就在前天。他成了一个Omega,自从那之后,Jarvis上班的时候就一直念着要回家。”说完后Charles轻轻笑了笑。

但是Erik得反应很平淡,毕竟他只对手中的果酱面包和眼前人感兴趣。但他总得说点什么,于是他轻轻“嗯”了一声。

Charles也是没有想到Erik会这么反应,他挠挠头,想努力找话题。

“你也快成年了,也要分化了,你想分化成什么?Alpha、Beta还是……”

“Omega。”Erik简单的回答到。

Charles被一口牛奶呛住。

怎么会?Erik身上的一切都预兆着他会分化成一个优秀的Alpha,但是正主却想分化成一个Omega。他不是歧视这一类人群——他本身也属于这一类,因为Omega在社会上实在不方便。

“为什么?”Charles问道。

Erik没回答他。在气氛逐渐冷下去时,他突然开口:“Jarvis、Steve、Thor、Vision……”他列举一大堆的人名,这让Charles很疑惑,然后他就听见他说:“你的身边有很多Alpha,但是真正与你交好的,只有Jarvis吧?”他盯着Charles。

没等Charles开口,他就继续说了:“为什么?Charles。我在街上看到你和Alpha接触的时候你都是很礼貌的远离了他们。为什么呢?”他停顿了,不再说话。

Charles的笑容有些僵,不接话茬也不开口。

他想Erik是误会了。他以为他讨厌Alpha,因为他Omega的身份,所以他也想分化成Omega。他以为这样Charles就不会疏远他,不会对他摆出一个礼貌而冷淡的微笑。但他很明显想错了,他不是因为他是Omega而讨厌Alpha,他有自己的原因。很抱歉他并不能告诉Erik。

他也有自己的私心。他想Erik分化成Alpha并不是因为他想给未来的自己找一个相识相知的伴侣,他还没饥渴到这种地步。他就算靠抑制剂也能活下去。他只是想,他比Erik大了八岁,会比Erik先老,牙齿掉光,皮肤松弛,这样的他会成为Erik的负担。如果他分化成了一个Alpha,那么他将会拥有自己的家庭,在社会上工作也会很方便。

但如果他分化成了和他一样的Omega,那么他可能无法保护他一辈子。

未来还长,山南水北的,他不能够总是挡在他身前。

6.荒诞戏剧。

很显然Erik没能体会到他的意思,以至于接下来的几天,家里气氛都有点平淡。先忍不住的是Charles,他在回家路上买了Erik爱吃的草莓,准备回家和他好好谈谈。

但事情的发展超出了他的预计。他还没有走到家门口就闻到了一阵浓烈的味道。

Erik分化了。一个Alpha。

Charles开了门急匆匆地冲到Erik的房间,打开房门后的威士忌气息让他腿软的无法继续前进。他按捺住头晕,走向床上蜷缩着的Erik。

Erik已经在床上待了将近一个小时,身体的变化让他没由来的烦躁,但这股烦躁在Charles靠近后逐渐消失,却转变成了一种对Charles身上好闻的信息素的渴望。

Charles把他用以遮掩的被子掀开,Erik正环住自己的身体,十分痛苦的压抑自己的天性。

Charles看了他一眼,起身说:“我去买抑制剂。”但Erik伸手拉住了他。“别走,Charles。”他的声音微微哽咽。“请别讨厌我。”Charles的身子僵了一下。

于是他转过身子然后俯下去,像六年前他所做的那样,吻上了Erik的额头。

“永远不会。Erik。”

7.柠檬威士忌。

Erik很惊喜,像是渴求糖果的孩子,他妄图索取更多。他站起身来把Charles抱进怀中,而怀里的人没有反抗,这让他的心里升腾出一股小小的欢喜。

他把头埋进Charles的脖颈,贪婪地嗅着淡淡的柠檬气息。

Charles的信息素很好闻。不同于平常Omega的牛奶、糖果味,他的信息素很清新,他在小的时候也常腻在Charles的怀里,这让他内心宁静。

而现在这股味道变得越来越浓,要钻入他的骨髓里。

“Charles。你愿意接受我么?”Erik闷声说着。

Charles在威士忌信息素里分出一丝精力,笑着说:“如果不愿意的话几分钟前我就已经走了。”

“会很痛的。”

“Erik,”Charles把双手环在Erik的脖子上,“我从来没有一天这么期待你所谓的痛觉。”

得到Charles回答的Erik喉头一紧,几乎是同时,他将Charles扑在床上,以亲吻一颗星星的郑重亲吻上Charles的唇。

8.所深爱的。

Charles在余热中沉沉睡去,Erik抱着他,亲吻他的鬓角,一次又一次,似乎永远都不够。

然后他轻轻抱起他,走进浴室,将他清洗干净。回到床上后,Erik把Charles搂进怀里,也合眼睡去。

Erik不知道,Charles并没有睡着,他现在看着这个大男孩的睡颜,轻轻笑了笑。

未来还长不是吗?山南水北的,他总能陪他这么久。

终。

番外
1.所以美好的都赠予你

今天是Charles的生日。Erik很早就在摆弄着礼物,而主角Charles也在期待下班后的惊喜。

他的爱人会送给他什么呢。

回家的路上他也一直在期待着,打开门后屋里空无一人。看来是有很大的惊喜了,他想。

他走到客厅,电视突然打开,这个小把戏着实把他吓了一跳。放映屏幕上是他的脸,他很惊讶,看来Erik早有预谋,把他的一点一滴记录下来。

于是他看见了许多个自己。

在Erik打碎花瓶后摸着他的头说没关系的他自己。

在为Erik准备生日蛋糕而弄得一脸面粉的他自己。

在为Erik指导作业然后两人开始一起迷茫的他自己。

还有吻着Erik微笑着的他自己。

然后他看见画面花了一下,露出Erik羞涩的脸。

“Charles。”他说。

“我想你一定能听见我。”
“我想对你说,生日快乐。”
“很谢谢你照顾我,谢谢你把我领养回来。”
“我不太会说这些话,Tony他们教我我也没学会。我知道自己很笨,但是我爱你。十分诚挚的。永永远远的。”

“我想分化成一个Omega,因为这样我就可以与你更加亲近。我也想分化成一个Alpha,这样我就可以保护你。那些天我很纠结,但在真正分化之后一切突然就释然了,我想,现在我有足够的力量来保护你了。请待在我的身边,不要逃离。”

“我要把全世界送给你。”

画面渐渐灰了下去,他感觉自己被人从背后抱住。

“Erik。”

“嗯?”

“谢谢。我很爱这个礼物,很爱你。”

“但是还没有完呢。”

他把背在身后的手拿出来,和七年前一样,是一朵琼花。

“但是你还背着一只手呢。”Charles笑。

Erik也笑了,他把另一只手也拿出来,这次是一朵玫瑰。

“以前我只能送你小小的琼花,但现在我已经有底气送给你玫瑰了。”

“就一朵吗?”Charles有意调侃他。

“不,我还有一辈子的玫瑰花,需要你慢慢等。”

Charles终于忍不住把他自己揉进Erik的怀里。

“没关系,我等的起。”

2.Erik的小心思/标记后

Erik在半夜醒来,怀里是Charles,窗外是星空,耳畔是街上的乐曲。他从未这么幸福过。

他轻轻拿起Charles的手,亲吻他的指尖。

都说十指连心,那么请用心感受我纯粹的爱,我的Charles。

评论(6)

热度(33)